「清刁线天气」若是你,我愿随之奔赴任何一个远方

  文/桑吉吉

  导语:寒来暑往,秋收冬藏,如若是你,我愿随之奔赴任何一个远方。

清刁线天气

清刁线天气(网络配图 侵删)

  (一)

  知夏再次见到李向晚,是在她学校的大门口,莫斯科时间的下午三点整。

  俄罗斯的雨雪天气正如战斗民族的性格一样,大风时不时夹带着大片的雪花鬼哭狼嚎的呼啸着奔来,迷的知夏睁不开眼。

  尽管视线里是模糊一片,知夏仍旧凭借着眼里残存的剪影判断出了那是李向晚。缓慢踱步到他身边,知夏小心翼翼的开口,道:“好巧啊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“不巧,林知夏,我在等你。”说着,他撑开一把奶茶色的长柄雨伞,向前跨了一步,挡在他和知夏头上。

  知夏向下扯了扯他的袖子,道:“在这里,下雪的时候是没有人撑伞的。”

  李向晚突然轻扯唇角一笑,继而目光灼灼地盯着她。

  这让知夏突然想起去年冬天的某个白雪皑皑的午后,天空突然开始飘落零散的雪花,知夏连忙撑开那把印满了可达鸭的黄白相间的折叠伞,又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前面的李向晚,伸长胳膊,高高举起雨伞挡在他头上。

  当时的李向晚也说:“下雪天是没必要撑伞的。”

  知夏是个南方姑娘,上大学之前极少能看见雪。她觉得奇怪,长长的睫毛随着眨眼而呼扇着,还载着几片雪花。

  “雪化了之后和雨水有什么区别?一会儿进了屋全都化在了身上,岂不是很难受?”

  李向晚闻言一愣,然后伸手接过她手里那把幼稚的雨伞,点头附和说:“有道理。”

  知夏住不惯留学生宿舍,就自己租了间小房子。李向晚脱下他那件黑色羽绒服拿到门外抖了抖雪,然后随手搭在知夏的沙发上。

  “电话不接,微信不回,我还以为你丢了。”

  知夏尴尬地搓了几下手,岔开话题道:“你饿不饿?我去给你做点好吃的。”

  打开冰箱之后,知夏突然有点懊悔自己这个提议,她平日里总是在外面买些速食产品或是随意去便利店应付一口,此时冰箱里只有一根孤零零躺着的大葱,剩下的半块火腿和两颗鸡蛋。

  “我出去买点菜,很快回来。”

  李向晚堵在门口,长臂一伸支在门框上,挡住她的去路。

  “不用,万一你又跑了怎么办?”

  “大米总有吧?”

  知夏拿出网购的韩国速食米饭递给他。他一边将米饭送进微波炉,一边搅散鸡蛋,顺带着切了些葱花和火腿粒,他动作麻利,三下五除二就做好了两碗蛋炒饭。

  “你怎么过来了?不用上班么?”

  李向晚狐疑地看了她一眼,道:“过傻了吧你,国内马上就要到春节了。”

  知夏一拍大腿,说:“啊!我都给忘了,都到了春节了,可真快啊。我还是第一次一个人在异国他乡过年呢。”

  李向晚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,道:“所以我来了,不会让你一个人。”

  知夏拿着筷子的手都轻轻颤了下。

  蛋炒饭还剩下几口的时候,知夏抓起手机看了眼时间。

  “坏了,快迟到了。”然后她急忙套上衣服,抓起书包往外走。

  “我兼职快要迟到了,那边有电脑,你无聊了先看一会。我大概九点钟下班,不用担心我。”

  顶着风雪走了一半知夏才想起自己居然忘了戴眼镜,不过没时间回去取了。她心里想:应该没什么大事儿。

  知夏兼职的地方离住的地方不远,而且老板是中国人,知夏在这里吃到了久违的乡味,正巧老板那段时间招收兼职学生,她就毫不犹豫地过来应了聘。

  她倒是不在乎打工能赚多少钱,她只是孤单,每天忙完了跟老板说上几句熟悉的中文,也能带给她不少宽慰。

清刁线天气

清刁线天气(网络配图 侵删)

  (二)

  知夏想着刚才他那碗饭基本上没吃几口,就忙里偷闲给他发了条消息:“你要是饿了的话,我床边的柜子里有吃的,第二个抽屉。”

  “你开一下微信的位置共享。”

  “干嘛?”

  “我试一下我手机的GPS是不是坏掉了。”

  来了一桌新的客人,知夏没多想就开了位置共享就把手机塞进了卫衣兜里。

  十几分钟后,知夏看着李向晚风尘仆仆的推门而入,然后坐在角落里的一桌。

  “你怎么来了?我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要下班了。”知夏压低声音跟他说。

  “我饿了,不爱吃零食。有什么推荐的么?”

  知夏给他指了指菜单第一页的水煮牛肉和担担面。

  “就这个吧。”李向晚在菜单上指了指。

  他也不打扰知夏,吃完了那碗面就坐在凳子上等她。知夏走到哪,他的眼神就跟到哪。

发表评论